您的位置: 乐山资讯网 > 美食

中国进军不丹外交噱头还是战略现实0

发布时间:2019-11-10 22:51:21

中国进军不丹:外交噱头还是战略现实?

不丹是唯一没有和中国建外的南亚国家,两国的边界争议一也直未能解决。但是,随着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风云变幻,不丹与中国的关系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如何解决与中国的边界之争?不中关系何去何从?不丹的决策者正面临着一系列战略难题。日前,印度防卫研究与分析研究所南亚问题专家梅德哈o比什特博士撰文对此予以分析。主要内容编译如下:过去的几个月一直是不丹外交政策令人兴奋的时期。有些政治分析人士质疑不丹为何坚持不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而其他人则公开断言:不中建交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几年就将变成外交现实。在众说纷纭中,不丹官方却对该问题保持沉默。与此有关的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中国总理温家宝和不丹首相吉格梅o廷里(Jigme Thinley)在里约+20峰会期间就发展中不关系进行会晤、中印媒体纷纷报道之后,不丹选择保持沉默。值得注意的是,不丹官方报纸《昆色尔》(The Kuensel)对该问题绝口不提。另一份发行量较大的--《不丹人》(The Bhutanese),却引用首相办公室的发布会明确指出:中国媒体对于不丹将与中国建交的报道有误。正当该事件即将尘埃落定之时,因某些竞标者获准采购中国汽车而引发的争议,又让中国再度成为关注的焦点。根据媒体报道,2012年7月,一家专门供应中国车辆的公司--全球贸易与光俊公司(GT)竞得一份采购合同。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老板是不丹首相的女婿。尽管对招投标过程的透明度存有争议,但得到授权的部门--不丹邮政有限公司(BPCL)在一封澄清信中公开声明:由赛姆登汽车公司(SV)从印度进口的塔塔城市巴士投入运营第一年就开始出问题。虽然SV对BPCL的最终决定提出了质疑,但这一事件标志着不丹对中国商品的兴趣,也说明中国对不丹国内很多政治相关人士都有影响。然而,这样的关联出现在公共领域并非首次。2010年不丹第五届国民大会上的辩论表明,中国已经提出投资健康和教育服务有关的项目。对不丹国内日益高涨的与中国建交的兴趣,有些学者甚至撰文进行讨论。例如,卡罗林布拉萨德(Caroline Brassard)曾经提到,私营企业,包括不丹商会不断向政府施压,要求其解决与中国的边界争议。可以说,这种压力背后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促进与中国建立经济关系。在笔者与不丹工商联合会副会长接触期间,这一点感觉尤其明显。该副会长主张,因为目前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商品都要经过加尔各答港,而这会增加交易问题,从而增加从中国进口商品的成本,所以,一定限度的对华交易地位有利于不丹经济。另外,尽管廷布当地的商店主公开否认中国商品走私进入不丹,但已经发现中国商品经过(不丹)西北边界以非正式(非法)方式渗透入境。所以,尽管不丹对与中国结盟的兴趣正浓,关于未竟的边界之争的警告却也一直存在。不丹反对党领袖、人民民主党主席策林托杰(Tsering Tobgay)主张,划定边界是与中国建立外交与经济关系的前提。托杰认为,划定边界同样可以帮助不丹在国际大家庭获得令人尊敬的地位。另外,他认为,划定边界也是建立和平的邻国关系的前提,因为如果没有明确的边界,不丹可能会成为亚洲两大核武国--印度与中国--之间潜在的引爆点。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最近重申了某些类似观点。在因第20轮中不边界谈判而到访不丹期间,这位中国部长表示:我们(中国)愿意与不丹一道努力,早日建立外交关系。两国边界争议涉及的范围并不大虽然这一声明传达出中国与不丹建交的迫切愿望,但也在很多方面表明,中国有信心解决与不丹的边界争议并为此做好了准备。尽管不中关系是关涉双边利益的问题,不应该从印度的角度来进行分析,但是,对于边界争议的本质或许还需要考虑周全。这是因为,边界争议的解决是促成中不建交的前提。边界谈判已经拖延了将近40年之久,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了很多实质以及该争议所蕴含的利益消长问题。如果按照中国提出的一揽子协议来解决争议,则中国的边界将进一步南移,从而占据多克拉姆(Doklam)高原,获得战略杠杆和对春丕河谷(Chumbi Valley)的进攻优势。长期来看,这会容易使连接印度大陆及其东北地区的咽喉要道--西里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遭受攻击。中不建交本质上是划定边界线的问题,由此变成了不丹的战略选择问题。所以,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是:不丹是否做好了进行战略交易的准备。在印度对不丹经济进行巨大投资的背景下--主要是印度与不丹的水电合作问题,至少到2020年之前,这样一个抉择都将是困难的。这样说并不夸张。如果中国想要取代印度,不丹是否准备好迎接汹涌而至的中国商品呢,尤其是当其工业带主要位于南部之时?有些专家声称,中国的兴趣在于不丹的森林资源。而一直将保护自然资源奉为其战略重点不丹是否做好了绿色牺牲的准备?这些都是不丹决策者不得不解决的难题。因此,不丹与中国建交的问题需要在两个水平上来回答:首先,解决边界争议的实质是什么?是否有经过深思熟虑的中间道路可走?其次,不丹与中国经济关系的实质和重要性是什么?这又将如何影响不丹与印度的关系?在对不可避免的中不外交关系作出任何明确的结论之前,解决上述问题并找到平衡是绝对必要的。【相关信息】作者:梅德哈比什特(Medha Bisht)博士,系印度防卫研究与分析研究所副研究员。原文Chinese Inroads into Bhutan: Diplomatic Gimmick or Strategic Reality?刊登于防卫研究与分析研究所2012年8月12日《政策简报》(Policy Brief):。防卫研究与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Defence Studies and Analyses ,IDSA),位于印度新德里,成立于1965年11,系一所研究国际关系(特别是战略与安全)问题的高级智库,也为印度政府培训公职人员和军官。

家居图库
脑筋急转弯
唯美句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