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乐山资讯网 > 美食

深圳读经村的十年困惑孩子能背诵整本书但识

发布时间:2019-12-01 17:56:41

深圳读经村的十年困惑 孩子能背诵整本书但识字都成问题

玲珑书馆的老师教孩子们认识古文里的生字

在深圳海拔最高的梧桐山脚下有个梧桐山村,它还有个别称——读经村。从2004年开始,这里成为大大小小私塾的聚集地,因为教学方法主要是教授孩子们诵读四书五经,所以被称作读经村。去年开始,关闭的私塾越来越多,学生数量也一年年减少。许多最初追随国学的家长发现,孩子每日读经几年后甚至连汉字都认不全,这些家长开始怀疑,寄宿制读经教育是否能如期培育出未来的圣贤?随着危机的到来,许多私塾也在反思,积极寻求改变。十年乌托邦,如今,这场体制外的实验走到了十字路口。

门槛:几千元的资金

就能开一家私塾

只有2.1平方公里的梧桐山村,悠远清净,大大小小30多家读经学堂、私塾散落在村里的一幢幢农民房中。纵横的街巷中穿行,“××书院”、“××学堂”的牌子会冷不丁出现,孩童们稚嫩的读书声顺着窗户飘出来。

2004年,大芬村画师张中和、中学老师蔡孟曹分别办起的“蒙正学堂”和“梧桐书院”,这是读经村的开端。此后,热爱国学的人汇聚于此,几千元租下一幢农民房,挂上学堂的匾额,开办自己的私塾。凌龙曾经是张中和学堂的一个读经老师,如今也开设了自己的私塾。在他的记忆中,2006至2007年私塾几乎是以每月一家的速度增长着。“最早几千元资金就可以开一间私塾,开一家火一家”,凌龙说,许多憧憬国学的家长在这里找到了教育孩子的理想场所。在中国,推动儿童读经的代表人物是台湾学者王财贵,梧桐山村私塾的堂主有四五人都是他的弟子。

生活养生
刑事辩护
彩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