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乐山资讯网 > 娱乐

中國如何現實地面對日本

发布时间:2019-11-09 06:21:47

中国,如何现实地面对日本

环球在线消息:日本新首相安倍晋三将把日本外交带往那个方向日本首相更迭之后,是否意味着中日关系从此转晴

中日关系跌至谷底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迷惘生出的乐观和缘于无知的误解国人是否也有必要反思对日本的情绪和认识

固执的小泉走了,安倍来了

9月26日下午,日本国会没有意外小泉路线的接班人安倍晋三顺利当选日本第90任首相

除了步小泉后尘继续的内政改革,安倍施政纲领的重心明确偏向外交:他主张彻底抛弃日本“和平立国”政纲,修改宪法;要求清算战后“重经济、轻军事”的治国路线;他希望日本早日摆脱“战败国”的包袱,成为能够参与制定规则的大国……

显然,相对于小泉政府与中国围绕历史认识的摩擦,安倍以外交为基点的政纲对于中国的现实利益也许更具危险性安倍已经成为首相,这对中日关系究竟意味着什么

“中日关系在小泉执政时已经跌到了谷底,很难再坏,日本首相换届也许会是一个转圜时机”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研究室主任晋林波对本报分析说

面对日本的整体右倾,持续的僵局造成的两国民众之间的隔阂,还有因为无知而产生的误解,普通人也许很难乐观起来

刘智刚,曾是中国驻大阪总领事,即便对目前的中日关系亦感失望,他依然这样告诫,“日本是中国最重要的邻国之一,老一辈领导人曾经说,对日外交必须坚持,任何时候都要对日本做工作”

安倍当选当晚,中国总理温家宝向安倍致电表示祝贺

那么,在即将开始的与安倍相处的日子里,中国又该如何面对处于微妙时刻的日本呢

以现实利益重塑中日关系

作者:晋林波(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研究室主任)

中日交恶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两国认识相差太远

以靖国神社为例,中国人不了解的是,日本人反对参拜的理由和中国民众反对的理由经常是不同的

在日本反对参拜的民众中,有一些对历史有体验或者有了解,他们知道战争的残酷,对历史有忏悔之心,这些民众现已不多;还有一些是出于现实利益考虑,不希望中日关系恶化;但更多民众或是出于宗教信仰自由,或是出于其他原因而抵制这些,跟中国人基于历史情感的反对有很大不同

由于战后日本的军国主义并未根本肃清,使得在意识形态对立的年代,日本右翼有机会回避历史,在今天的日本,对那段历史有清楚认识的日本国民并不多,青年一代就更加明显这代人基本上没有接受过相关历史的系统教育,他们生活在一个相对文明、远离专制的时代,连企业都会因担心员工劳死涉及企业而不敢让员工加班太多于是,在一个普遍尊重生命的时代,他们就很难理解他们前辈当年在中国令人发指的罪行

有人故意回避、掩盖,有人故意歪曲,而大多数人则无知或不了解,这就是在处理与日本的历史纠纷时,中国外交必须面临的日本现实,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现实会越严酷那么,中国有可能突破目前的中日困局吗

中国人反对参拜的感情,没有人能够否定,而且必须要让日本了解中国人民的感情,但在历史问题上,要求今天的日本人与中国人完全一致显然是不现实的,寄希望于日本的当权者良心发现,对国民进行历史再教育更加不切实际今天的日本政界,尤其是安倍,正在试图颠覆二战在日本民众心中形成的“国家=罪恶”的等式,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对于中国而言,不发展中日关系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必须寻找中日关系僵局的突破点

首先,应避免对中日之间的纠纷轻率地使用定性分析对于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除了反对,还应冷静观察,做工作否则,在没有必要吵架的时候吵架,就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如果美国在朝鲜和伊朗问题上使用定性分析,那么也许早就发生战争了

日本是一个“较真”的民族,像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攻击,精确统计每一个遇难者处理与日本关系时,要增强“定量分析”工作只有这样,在历史问题的较量上,中国的观点才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丧失说服力

其次,要善用软与硬像过去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或者中国驻南联盟使馆遇袭,强硬一些是当然的对日本,不能出于民族情绪起哄让人感触最深的是互联上的一个调查,知道战犯的人颇多,但了解抗日英雄的人却不多,这种情绪化的反日情绪像浮萍日本或许真的“欺软怕硬”,但怕的是真的硬所以,中国必须先让自己真正强大起来,这才是树立民族自尊的最佳途径曾有一个日本研究者开玩笑似的说,日本曾经抱过中国的大腿,后来抱了美国的大腿,等中国将来变强了,说不定还会来抱中国的大腿

甲午战争前,中国国力比日本强,自信心也很强1887年前后,曾有报纸发表社论,题目中有“批浮夸风”字样,针对的就是当时的这种国民情绪历史的教训,尤值得警惕

最后,对日外交要突现现实利益中国的所有目标都在为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中国服务阻止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是中国对日外交工作的重点之一,但并不是全部,日本在很多方面还事关中国的国家利益,有些甚至是核心利益除了经贸关系外,最典型的就是台湾问题了,必须让日本置身事外在这些领域动用外交资源,才能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谁都不能否认,日本是与中国利益攸关的国家之一,对于这样的国家当然要特别慎重

中国发展才是遏制日本右倾的最佳途径

□时殷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这几年,中国政府和公众为中日关系耗费了巨大的资源,但中日关系在2005年,依然进入外交上的“冷战”,经济上互相依赖,政治上却是标准的倒退

2005年5月吴仪副总理访日前,中国政府一直尝试对话沟通,小泉的回应也比较好但那以后,中国被迫长期采取强硬态度,并艰难获取了有利态势表现为:日本国内对小泉参拜反对声越来越高;入常失败后,自民党内开始反思其一边倒外交;国际社会对日本政府的历史认识表示了关注和怀疑;在台湾问题上,日本自2005年1月之后再无大动作等等

更重要的是,日本国内环境越来越倾向于反思,而且由于中国重要性增强,美国逐渐拉近了与中国的距离,所有这些因素都是强硬的安倍必须考虑的在这些限制前,相信安倍会在一定程度上软化对华政策,这是大势所趋

但中国同样面临困难安倍虽然会软化,但根据他的世界观、家庭背景、个人性格判断,他属于真正的“右”比如说,小泉没有否定东京审判,但安倍提出了;他还力图推动军事化、修改和平宪法;再如小泉讲中国经济发展不是威胁,但安倍则更强调中国威胁论如果中日继续斗下去,中国威胁论会被继续追捧

不过,中国也给安倍留了余地对于安倍以前的一些话,中国并没抓住不放目前的情势是,日本一方面调整对华政策,另一方面还在否定历史,错误政策的国内基础依然强大,中日之间的分歧在可预见的将来无法解决

因此,对日本要坚持斗争,但又不能斗得太狠,底线就是要把斗争限制在“可控范围内”但可控不能以牺牲国家利益、民族感情为代价中国民众也应该给政府在对日问题上以空间和时间毕竟,确定对这么一个重要国家的政策并不容易,而期待在外交上赢得彻底胜利也不现实一方面,要对中日之间的结构性困难有充分认识,持之以恒地阻止日本公众右倾化趋势,在对日本错误政策的斗争中积累经验,目前日本的“军事正常化”正在加速,而中国的应对战略并不成型;另一方面,中国对日本还要寄予一定希望,保持大国心态

另外,对日外交战略要考虑平衡,要把日本官方和民间区分开来

在日本官方,目前,二战加诸日本的禁忌正在被逐个打破——修改宪法,自卫队改军队等等,甚至可能走上核道路成为正常国家的要求并不过分,但要防止日本“军事化”,这是中国处理中日关系面临的最大问题

在民间层面,要努力影响日本公众在历史问题上,不可能期望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痛恨自己,但要让他们听懂我们的道义日本右翼目前在极力渲染日本面临的威胁,试图激起日本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日本年轻人对政治不感兴趣,不愿参军,签名反对修宪的主力也是他们,这显然有益于中日关系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直接关系到中国长远利益所以,更应该让日本公众了解,中国不是威胁,强大的中国也不是的威胁

中日斗争已经具有了国际的关注度,有很多国际观众,也有日本观众因此,对日政策就需要更加慎重,合情合理,有理有节,同时也应该加强对日本的全面了解和介绍要告诉中国民众,日本并不是在任何地方都不受欢迎,在南亚、东南亚的一些地方,日本的国际形象也相当不错中国与日本的竞争,最终要落实到国家实力的竞争上面中国的发展才是遏制日本右倾的最佳途径(史哲、郭力整理姚佳威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南方报业集团

小儿支气管炎注意事项
小儿肺炎注意什么
拉肚子快速缓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